申请空间
信息标题
没有提示信息
用户登录
页面设置

衡阳市第八中学·云空间

标题

  • 标题
  • 作者
  • 标签
  • 内容

正文

不拘一格育人材

2013-11-19 19:11:05
标签: 分类:论文

不拘一格育人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---------也谈高校课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衡阳市第八中学生物教研室  欧阳小兰

 

地球是在不断变化的,而且变化的速度越来越快。从地球形成到最早的光合细菌出现,中间经历了差不多20亿年;等到三叶虫出现,地球又老了15亿岁;大概在距今400万年前人类的始祖出现了,这次只用了几百万年,就进化出了与现代人差不多的山顶洞人和克罗马农人;再然后,在不到一万年的时间里,人类完成了自己的演化,还把自己送上了太空,并在最近的400年间, 使生物生活的环境面积缩小了90%,物种减少了一半,其中由于热带雨林被砍伐对物种损失的影响更为突出。估计从1990-2020年由于砍伐热带森林引起的物种灭绝将使世界上的物种减少5%-15%,即每天减少50-150种。科学家估计, 如果没有人类的干扰,在过去的2亿年中,平均大约每100年有90种脊椎动物灭绝,平均每27年有一个高等植物灭绝。在此背景下,人类的干扰,使鸟类和哺乳类动物灭绝的速度提高了100-1000倍。  

由此可见,现代人有来自各方面的压力,所以不得不加快自己的步伐,处处要求高效。高效,指在相同或更短的时间里完成比其他人更多的任务,而且质量与其他人一样或者更好。我们的高效课堂应该也是在此背景下提出来的,为的是应对当下高节奏的现状。小的说为了自己和家人,大的说为了国家和民族,我们都不得不希望自己的人早点成材。

书上说,人才是指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或专门技能,进行创造性劳动并对社会作出贡献的人,是人力资源中能力和素质较高的劳动者。人材”则是经过精心雕琢而成为人才。如此说来,我们应该是先要让我们的培养对象先成“人才”,具备相应的能力,再把部分磨砺成“人材”。

由婴儿以致于成人,是人生必经的历程。哈佛大学企业管理硕士史蒂芬·柯维博士认为人类成长的三个阶段,分别为依赖期、独立期、互赖期。依赖(dependence)期:围绕着“你”这个观念——你照顾我;你为我的成败得失负责;事情若有差错,我便怪罪于你。独立期:着眼于“我”的观念——我可以自立;我为自己负责;我可以自由选择。互赖期:从“我们”的观念出发——我们可以自主、合作、统合综效,共创伟大前程。依赖心重的人,靠别人来完成愿望;独立自主的人,自己打天下;互赖的人,群策群力以达成功。

  柯维还认为,如果生理上无法自立,例如身体有残缺,便需要别人的帮助。假使情感不能独立,价值观与安全感建立在别人的评价上,一旦无法取悦别人,个人便失去价值。若是知识上无法独立,就得依赖旁人代为思考,解决生活中的大小问题。相反地,生理上独立的人可以畅所欲为;心智上独立的人可以有自己的思想,兼具抽象思考、创造、分析、组织与表达的能力;情感上独立的人能够肯定自我,不在乎外界的毁誉。但是,个人无法离群索居,想要独自追求圆满人生,无异于缘木求鱼。只重独立并不适于人我息息相关的现代生活。一个人若缺乏互赖观念,难以与人相处共事,充其量只能独善其身;永远无法成为出色的领袖或团队的一分子,也不会有美满的家庭、婚姻与团体生活。互赖是一个相当成熟进步的观念。生理上互赖的人,可以自给自足,但也了解互助能发挥更大的作用。情感上互赖的人,完全肯定自己的价值,但也承认需要爱、关怀以及付出。知识上互赖的人,取人之长,补己之短。总言之,一个互赖的人,能够与人分享内心真正的感受,做有意义的交流,也能共享别人的心得。只有独立的人才能达到互赖的境界 。  

      人的品德基本上是由习惯组成的。俗语说“思想决定行动,行动决定习惯,习惯决定品德,品德决定命运”,习惯对我们的生活有绝大的影响,因为它是一贯的。在不知不觉中,经年累月影响着我们的品德,暴露出我们的本性,左右着我们的成败。作为师者的我们,应该是在日常的活动中,培养学生养成良好习惯的关键人物之一。

       生理上的问题我们解决不了,但是心理和知识我们是可以引导的。我们课前的自主学习,课堂上对学生的分级提问,合作学习,都有利于学生们之间独立又互赖,而摆脱那种对老师的过分依赖。虽然开始的时候很难,课堂上难免尴尬,但是时间长了,习惯了这样的分工合作,学生们的能力也就自然提高了。小组的负责人或班干部若较长时间不能胜任,要及时更换,因为每个人的能力不同,术业有专攻,不用要求每个人都成为通才。人材需要多种多样,不应嵌在一个框子里。我们可以营造不同的环境,让人人都有表现的机会,另外老师们还应该鼓励学生们参加除文化学习以外的一些活动中去。刘邦之所以能得天下,除他自己的个人素质外,与他有运筹帷幄的张良,决胜千里的韩信是有很大关系的。龚自珍也曾经急呼“我劝天公重抖擞,不拘一格降人材”。我们八中对学生的培养,不可能只做精英教育,那就要在心理上默许学生有其他的喜好,在他们掌握了一定的基础知识和技能后,让会读书的读书,会动手的让他们有机会动手,喜欢动口的去参加雄辩,学做领导。一个学校,不可能培养的都是人材,牛津、哈佛、剑桥都很有名呀,可人家培养出来的人也没个个都有大成就,一样有庸才,可为什么没人批评?原因很简单,他们世代都有名人出,这些人的光辉照耀这世人的眼睛,让大家没机会看见这些著名学府中走出来的失落的身影。

    平时上课就有这样的感觉,特别是复习课,要照顾基础薄弱的同学,结果45分钟里,成绩特别好的学生几乎没听课,在单干;这时候,我们的讨论对他们来说就是干扰。于是出现了一个现象,我们的尖子老湮没在丛林中,冒头的机会不多。所以,我以为,平时给一定的时间让学生发扬个性,到高三的时候适当分级教学才能让课堂真的高效,才能培养出多种人材。

阅读( ) | 评论( 0 )
更多